svh28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花都狂少 愛下-第一百五十七章 兩年之約熱推-2n7zr

最強花都狂少
小說推薦最強花都狂少
目送云任财兴奋地离开以后。
云佳妮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直直的看着卓阳。
卓阳露齿一笑:“怎么了?佳妮宝贝,不认识我了?”
云佳妮心里的情绪十分复杂。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居然会是如此。
自己原本打算放纵一下,随便找的一个男人,居然真如童话故事当中的勇士一般,把自己从危境中解救出来。
刚才卓阳霸气侧漏的说这里是他的女人时,云佳妮忍不住心跳加快了几拍。
“我没想到事情就会有如此的反转,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的话,我以后的下场可能不会太好。”
云佳妮美眼眸当中充满了感激。
要不是卓阳出面,自己最有可能的下场就是成为秦云海的地下情人,这意味着她云佳妮这一辈子都毁了。
“小事而已,昨天晚上你已经感谢过了。”卓阳听到云佳妮的话之后,不由得对云佳妮眨了一下眼睛,揶揄地开口。
听到卓阳的话,云佳妮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那荒唐的一晚,俏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丝红晕。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卓阳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有过一夕之欢的女人,问道。
死囚
“这次你已经彻底解决掉了我的后顾之忧,以后我也没有多少压力了,回航空公司继续当我的空姐去。”
云佳妮毫不犹豫的回答,很显然这个答案在她之前就已经想好了。
“原来你是一名空姐呀。”
卓阳打量了一番云佳妮凹凸有致的娇躯,想象着她穿着空姐的制服站在自己面前,瞬间,心里升起了一丝火热,就连眼眸当中也稍微有了一些炙热。
妥妥的制服诱惑啊……
云佳妮很快便察觉到了卓阳眼神当中的炙热,她脑海里稍微一转,便猜到了卓阳此时心里的想法。
不由得心里轻啐一声,脑海里也闪过了自己穿着制服和卓阳缠绵的场景,俏脸上,越发的娇艳欲滴。
瞬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一些古怪了起来,一股暧昧的气息弥漫在其中。
“喂,你们两个考虑一下旁边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好吧?”
就在这个时候在旁边的秦云帆忍不住开口了。
此时,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卓阳和云佳妮,眼神当中充满了暧昧。
秦云帆虽然刚成年不久,但是作为顶尖大家族子弟,在他很小的时候便经历了男女欢爱。
这其实并不稀奇,甚至很多大家族在自己子弟10多岁的时候便安排他们经历男女欢爱。
所以到成年时,一般的大家族子弟早就已经身经百战了,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早就见怪不怪。
这是大家族培养子弟的一种方式。
毕竟现在在生意场上,大家各显神通,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美人计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计谋之一。
要是自家的子弟没有经历过女色,很有可能便会被敌对势力的美人计给迷惑了。
秦云帆的话,瞬间打断了卓阳和云佳妮之间的暧昧气息。
云佳妮连忙的收拾一下情绪,对着卓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的勇士,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我会永远记住你昨天晚上的英勇哦。”
“你要离开?”
卓阳听到云佳妮的话之后,脸色瞬间一愣,有一些懵逼,好半响才开口问道。
“要不然呢?”
云佳妮脸上带的笑容,反问道。
“做你女朋友?我记得刚才那个美女警花说过你已经有未婚妻了,而我,并不喜欢插足别人的情感之间,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做是我睡了你好了,一层膜而已,你不用太介意。”
重生的杀手 韩恩佳
听到云佳妮的话,卓阳的脸上瞬间有一些发绿。
什么叫做你睡了我?还叫自己不要介意。
这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此时在一旁的秦云帆听到云佳妮的话之后,也是忍不住发笑。
看着卓阳此时发绿的脸色,秦云帆感觉非常有趣。
自从他认识卓阳以来,还是第1次看到卓阳吃鳖呢。
“云佳妮,你就打算这么离开?”卓阳语气有些不善,看着明眸亮齿的云佳妮,心里感觉十分蛋疼。
“对呀,到时候回去工作,说不定以后能遇到一个非常帅气的男士呢,然后跟他谈恋爱结婚,平平淡淡地过一生,这样也挺好的。”
云佳妮仿佛没有看出卓阳语气当中的不善,继续自顾自的开口。
卓阳的脸色愈发的黑了起来。
要是云佳妮并不是第1次,那么他心里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想法,干完之后,便拍拍屁股走人,不带走任何云彩。
毕竟,一夜.情而已,大家都只不过是想要发泄生理需求罢了,看上眼了,那便开一间房间,然后一起啪啪啪。
但是问题是云佳妮是第1次,那情况瞬间就变得非常复杂了起来。
卓阳有着华国男人传统大男子主义思想,心里也把云佳妮当做了自己的女人。
被自己当做是媳妇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说要跟别的男人谈恋爱结婚啥的,以卓阳的性格哪里受得了?
这也就难怪,他此时的脸上不好看了。
“我不允许!”
卓阳非常霸道的开口。
目光犀利的盯着云佳妮。
“既然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必须只能成为我的女人,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金牌特助:总裁给我当小三! 桃枝妖妖
听到的卓阳霸道的话,云佳妮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好半响,她才仔细的看着卓阳的面庞。
“卓阳,你还真是无耻!你的意思就是要我成为你的情人呗?”
卓阳自知理亏,没有开口,只不过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既然已经无耻了,他不介意再无耻一点,他可不想以后真的要被云佳妮戴绿帽了。
那他的脸上,可完全挂不住,想一想都无比郁闷。
看到卓阳目光的坚定,云佳妮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起来。
“你笑什么?”
卓阳有一些不爽的问。
“还不让人笑了,你可真霸道!”云佳妮忍不住白了卓阳一眼。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再加上云佳妮的性格高傲,根本没有想过和别的女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最起码心里都过不去。
可是想到以后可能见不到卓阳了,她的心里,就有些遗憾和失落。
尽管口中说只是一层膜而已,根本不在乎。
但这句话偏偏别人可以完全骗不了自己。
女人对于自己人生当中第1个男人,总是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把自己救出了困境。
云佳妮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认真的对卓阳开口道:“我们俩定个约定怎么样?”
“什么约定?”卓阳不知道云佳妮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就算云佳妮不愿意,卓阳他也不会放过云佳妮。
“我们定个两年之期,我会离开东海市去另外一个地方,在这两年时间内,要是我们两个人能够再次相遇,那就说明我们两个人有缘分,那我便答应你的要求,做你的女人。”
“不过前提是你不能刻意去寻找我,不然的话约定无效。”
云佳妮补充了一句。
听到云佳妮的话之后,卓阳心里瞬间松了一口气,看还真怕云佳妮说出连他都做不到的事情来,那他可真就傻眼了。
两年之期……卓阳的心里快速的闪光无数的想法。
然后,他看着云佳妮绝美的脸庞,然后重重的点头。
“那就按你说的两年之期,佳妮宝贝,你到时候可别不认账,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下不了床的。”
“放心,我云佳妮虽然不是一个大丈夫,但是说出去的话肯定能做到。”
听到卓阳轻薄的话,云佳妮又忍不住白了卓阳一眼。
昨天晚上她可是真的体会到了卓阳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这个男人的人和网上讲的完全不一样。
据说华国的普通男人最多也就持久一二十分钟而已,可是卓阳昨天晚上的时间,完全超乎了云佳妮的想象。
足足一两个小时以后,在自己的求饶声中卓阳才放过自己。
可是休息了还不到10分钟,他又重整旗鼓。
所以昨天晚上一晚上,云佳妮的实际睡觉时间也不会超过三小时,今天早上都差点没起得来床。
“我走了,再见!”
云佳妮深深地看了卓阳一眼,仿佛要把眼前这个男人的模样永远刻在心里一般。
她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见这个男人了。
整个华国,地广物博,人口足足有14亿。
自己随便找一个城市定居,就仿佛一滴水融入大海一般。
在不刻意去寻找的情况下,两个人想要再一次相遇,可以说这种概率小的无法计算。
自己和卓阳,怎么可能再一次相遇呢?
所谓的两年之约,只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借口罢了。
云佳妮决定,今天便离开东海市,前往一个之前从来就没有去过的城市,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定居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有云任财这么一个亲人。
而就在一刻钟前,这个亲人的形象在她的心里也彻底坍塌了。
这就意味着东海市是她心里最悲伤的城市,再也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地方。
卓阳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远去的云佳妮,眼眸当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
佳妮宝贝,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这么傻,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吧?
遇上我,就意味着你这辈子就再也无法摆脱我了。
卓阳心里淡淡的想着,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微笑。
对于云佳妮刚才所说,不要刻意去寻找她,卓阳心里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他也不可能真傻到那种份上,还真去相信所谓的缘分天注定。
在他看来,缘分都是靠自己把握的。他决定等到时候云佳妮心境彻底平静下来以后,他便会和云佳妮装作一个偶遇。
以他的能力,想要找到云佳妮所处的位置可以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云佳妮这颗水嫩嫩的小白菜,终究是逃不过他卓阳的手掌心!
“卓大哥,你笑起来好阴森!是不是在想着什么坏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秦云帆凑到的旁边,脸上带着笑容。
对于刚才卓阳的笑容,秦云帆小时候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每一次卓阳露出那些笑容的时候,便意味着他心里不怀好意,心里打着其他的小算盘。
而卓阳心里打着的小算盘,秦云帆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什么,肯定是跟刚才离开的那位云佳妮有关。
“有吗?你肯定是看错了,你卓大哥我生性淳朴,为人厚道,怎么可能会想着一些坏主意呢?”
卓阳的脸皮厚的仿佛是一堵墙似的,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我信你才怪!”秦云帆鄙夷的看了卓阳一眼,“你当我秦云帆是傻子吗?小的时候你心里头的坏主意就不少,把我们这么多人一个个耍的团团转!”
“还生性淳朴,为人厚道!我就是真相信你了,那我就是傻子了。”
“呦,看不出来啊小子,这短短10年左右时间,你成长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个被人骗,结果被马蜂蛰了一身的小胖子了!”
卓阳一脸夸张地开口道,一脸你已经长大了的欣慰。
听到卓阳的话之后,秦云帆不由得的脸上黑了黑。
卓阳刚才所说的胖子,就是他。
由于从小娇生惯养,秦云帆小时候就是一个小胖墩,卓阳来到秦家做客之后,第一时间便给他起了个小胖子的名字。
本来他对于胖这个字就非常敏感,而且以他秦家小少爷的身份,也根本就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胖这个字。
卓阳却毫不顾忌!开口闭口便是叫他小胖子。
秦云帆想要报复,特意找了一窝的马蜂窝,想要狠狠的教训一下卓阳。
却没有想到他的计谋早已经被卓阳给识破了。
卓阳将计就计,以他的手段想要反过来对付秦云帆这么一个小屁孩,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最终的结果便是秦云帆被马蜂蛰了一个个大包,而卓阳,却在一旁喝着茶看戏。
两个人小时候的恩怨,就是这样子结下来的。
当然后面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秦云帆这个小屁孩渐渐的被卓阳的手段给折服了,心甘情愿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卓阳的屁股后面,成为卓阳的一个小跟班。
“卓大哥有你这样揭人伤疤的吗?”秦云帆黑着脸。
網遊之邪臨天下
卓阳笑了笑,说道:“好了,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我不说就是了,走吧,带我去你家,来东海市这么长时间了,我也要去拜访拜访你家老爷子了。”
“好的,老爷子老早就说想要你来我们家做客呢,这次正好,等会儿他见到你了,准开心的不得了!”
秦云帆说起自己的老爷子,脸上也是充满了笑容。
秦老爷子从小到大最宠爱的孙子就是他了。
哪怕是他那个最优秀的姐姐,所受到的宠爱也及不上他,秦家的其他直系子弟就更不要说了。
他们看到秦老爷子都瑟瑟发抖,面对那个传奇的存在,连话都说不利索,更别提秦老爷子面前撒娇啥的。
这种特权,也只有秦云帆一个人才有。
卓阳先是给苏雪晴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不去上班,有事要办请假了。
电话那边的苏雪晴听到卓阳的话之后,那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更加看不出丝毫表情。
要是有人再在苏雪晴的旁边,很明显可以感受到周围的温度,瞬间都低了好几度。
“又想要去鬼混是吗?”苏雪晴冷漠的开口。
“卓阳我告诉你,你去鬼混跟我苏雪晴没有丝毫关系,不过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叫律师去警察局为了你嫖.娼的事情保释你,我苏雪晴丢不起这个人!”
“下一次,你就自己想办法出来吧!”
说完之后,还没有等卓阳继续开口,苏雪晴便“啪”的一声把电话给直接挂断了。
倾城国际总裁办公室。
苏雪晴挂断电话以后,目光呆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文件。
“咔嚓!”
忽然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苏雪晴被这个声音惊醒过来,她的目光下意识的移到了自己的手中。
原本那只洁白晶莹剔透的右手,握着一只笔,只不过现在这支笔已经在她不知不觉中用力给捏碎了。
盤龍之基建狂魔 糖簇李橘
碎片狠狠扎进了她手中的嫩肉里,很快,一滴滴鲜红鲜血从她白嫩的手中滑落。
痛吗?
手中好像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感。
只不过,心里却为何传来那一阵阵揪心的疼痛呢?
昨天晚上和卓阳吵过架之后,她房间的灯一直没有关,而她,也一整晚没有睡。
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床上,脑海里一片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整整一个晚上,她都没有听到汽车回到别墅的声音。
心,渐渐的凉了下去。
早上上班的时候,忽然间接到一通警察局那边的电话。
电话的内容非常简单,说自己的未婚夫卓阳昨晚嫖.娼,现在已经被抓进警察局,需要家属的保释。
嫖.娼……
这两个字一直在苏雪晴的脑海里回响着。
她的脸色,也瞬间煞白一片,目光当中,充满了失望。
自己之前的想法真的是错的,狗改不了吃屎,自己怎么会想着他有所改变呢?
深呼吸一口气,苏雪晴的脸色彻底冰冷下来,眼眸当中充满了冷漠,完全没有了一个人正常的情感。
她机械的叫了倾城国际集团的一个律师去保释卓阳,然后便不再关心,仿佛卓阳是一个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的人一般。
苏雪晴心里那层原本已经渐渐融化的冰,此时变得更加凝固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这一层加固的冰,究竟会在哪一天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