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voz精彩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七百一十九章 一事藏於心-ozht2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房间里,黑煌看向夏萧的目光依旧有极浓的不可思议之色。他既然只花了两天时间,便完成了封印,在未行动之前,这是她想象不到的时间,短的令人难以相信。那般痛苦,她能轻松抵挡下来,可夏萧现在不过尊境曲轮,那般渺小,却胆大骇人。
虽说下封印的是黑煌,可只有夏萧坚持住不至于昏迷才能正常进行。所以封印的快速,还是取决于夏萧。而下封印后,不过两天时间,夏萧的身体既恢复的七七八八。
作为一个魔道人,恢复伤势只能通过吸食生灵之气,因为魔道代表破坏和毁灭,重塑身体则需要与其完全相反,代表生命的力量。夏萧也是魔道人,可是一个没有把元气完全转化为魔气,且拥有完整五行的魔道人。
他以完整的五行自治,恢复速度惊到黑煌,堪称奇快,不应这个实力的人拥有,可他确实做到了。当然,也有这张床的功劳,不过和先前的道理一样。再好的外物只能提供辅助功能,还得看本体。
零秒绝杀
很快,第三件让黑煌惊愕的事发生,那就是夏萧醒过来了!这个花了两天时间体验了很多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痛苦的男人,于短短两日内苏醒。
洁白的床上,温暖和柔软令夏萧爬不起来也不愿离开,他浑身酸痛,微微一动,肌肉便像牛肉干一样被一条条撕开,然后拧到一块。疼痛中,夏萧长出右手臂和左手掌,以把自己撑起,瘫痪般靠在床头。
中國巨星
这房间宽敞明亮,家具也不单一,落地窗如画般大气,一看就不是空间狭缝,就是那靠在左手边梳妆台上的黑煌令夏萧一瞬谨慎,开心不起来。否则他该庆幸自己死里逃生,并成功封锁灵契之主的烙印。
双目注视窗外的黑煌扭回头来,冷冷看一眼夏萧,道:
“没骗你吧?就算烙印被封印,你也依旧能使用五行元气。”
夏萧微微点头,他的手臂就是用木行元气幻化出,而且他很快感受到体内的五行空间,以及背后沉重的封印,像背着个东西般不自在。可这种感觉令夏萧知道自己成功了,但一回想,却忘了自己是如何完成的土行封印。在他想这些事时,黑煌还在漫不经心的说:
“这是你身为远道而来者所拥有的力量,和语尚言无关。”
“那我是如何成功封锁烙印的?”
“你觉得我在骗你?”
黑煌的蹙眉动作令夏萧连连摇头,他现在极为小心,可谓该狂时狂,该收敛时收敛。现在的他被封锁烙印,稍不留神就有生命危险,不比封锁烙印时安全多少。
“我只是好奇,当时情况那么艰难,我还以为会失败。”
“别说你,我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蒸发太平洋
黑煌看向夏萧的目光突然有些奇怪,语气也变得诡异,既有些嗔怪。
“不过你这么不要命的,我确实少见,不能对自己好些?”
穿越之缘定的你
闪婚独宠 楚诗魅
“发生了什么?”
惡魔總裁鬼公主
青澀地帶
夏萧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般不对劲,就算他是榆木疙瘩也会发现。可身穿价值连城的绫罗绸缎制成长裙的黑煌只是靠在那,笑容深奥,令其看不透,可舔唇间皆是不好的猜想。当时他都快死了,且双手皆无,肯定做不出什么事来,莫非是黑煌做了什么?
坐在床上的夏萧见黑煌不说话,胡乱摸了一通自己的下身,见没少东西才算安心。黑煌鄙夷的白了他一眼,冷傲起脸,回答道:
“没什么。”
“我连知道事情经过的权力都没有?”
“再废话,你连活命的资格都没有!”
夏萧知道黑煌不是在说笑,她有那个实力,说不定也会不顾之前所说的话做出那等疯狂的事来。黑煌做出什么夏萧都不觉得意外,因为这家伙是个自断手足的疯子,夏萧不敢招惹,只有乖乖坐在原地,晒着窗外的太阳闭目养神。
软床的神奇功效夏萧已经见识过了,此时借助着它的力量不断养伤,再自然吸收些元气,也算惬意。慢慢的,夏萧睡着了,没什么比午后小憩更舒服,对夏萧这个浑身是伤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可他一觉睡醒,口渴难耐,肚子也饿,但没有侍女端来食物和水伺候他。
夏萧并未立即提出要求,只是看着还未离去的黑煌,连忙扭转目光躲避尴尬。这房间如此整洁宽敞,从窗户来看又很高,似乎不是普通房间。夏萧摸了摸床,这松弹程度和泛出光晕的神奇功效,令其不禁问:
造夢天師 李鴻天
皇後撩人:暴君逼上榻
重啟高壹 白雨涵
“这不会是你的房间吧?”
黑煌慢慢移来目光,窗外逐渐变得橘黄的夕阳打在她还算精致漂亮的侧脸上。可这都不重要,夏萧只在乎她那一记点头,当即心里一颤。难怪她一直不走,原来这就是她的房间,那自己之前还说床上有股很好闻的香味,岂不是她的味道?想起来就恶心!
“怎么,看你的表情,还嫌弃起来了?”
“当然没有,能在这样的房间养伤,是我的荣幸。”
夏萧表现的极为自然,没有显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可擎天宗宗主的床就这么奢侈,真是为难师父他老人家,一直都睡在马车里。虽说马车足够宽敞,可比起这还是太过简陋,不过这也是他们的差距。走首教会的清贫,世间无其他人能做到。
“那就好好住些时间,免得把自己折腾死,两天时间够养什么伤?”
自己昏迷了两天?还好比较短,不算又浪费了。夏萧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因为黑煌突如其来的关心心里发毛,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凝固。
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夏萧看向黑煌,那天她肯定做了些什么,只是夏萧不知情。可他身上又没什么东西值得黑煌惦记,岂能令他这般羞耻的见不得人?
黑煌注意到他的目光,鲜有避开,没有像夏萧想的那样正面回答。如果是别的事,黑煌肯定不会在意,会大胆将其讲出来。可有的事注定要放在心里,告诉任何人都不合适。黑煌自己更是知道,这件事不能让夏萧知晓半点,只能封存,期限永久,没有原因!
一个连行军计划都能暴露的人,隐藏着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还和自己有关?夏萧眯着眼,正欲好奇,黑煌的眼神却变得锋利起来,夏萧背后的床头架,当即出现一道平滑整齐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