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qiha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透視神醫》-第三百八十四章 京都三虎閲讀-94leu

透視神醫
小說推薦透視神醫
而此时,坐在龙天宝旁边的江角新也对着邱明招了招手。
邱明见状急忙盯着陈诗诗急切的说道:“诗诗,等会儿不管宝少爷他们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你都一定要答应下来,千万不要再惹他不高兴了,否则,你们两个今天不但要倒霉,恐怕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都是两回事儿啊,你们也清楚,这里的人非常排外,特别是不喜欢华夏人,你们要是出事了,真的,报警都找不到人!”
早就被吓猛的陈诗诗一听,急忙紧张的点了点头,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不怕呢?
邱明见陈诗诗点了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急忙拉着陈诗诗朝着龙天宝走去。
林凡见状,唇角却是微微扯过一抹不屑的冷笑也跟了上去。
“宝少爷,三位虎爷。”
邱明站在四人面前讨好的讪笑道。
江角新闻言,抬头轻蔑的看了陈诗诗一眼之后,才盯着龙天宝问道:“宝少爷,这女人真的是你的女朋友?你可不要骗我啊?”
“就是,我们给宝少爷面子,宝少爷也不能拿我们兄弟当傻子!”
肯普法之白色契約者 金色寵妃
“可不是,我们京都三虎的名气如何,宝少爷你也是清楚的。”
另外两虎也纷纷阴测测的盯着龙天宝质问道。
“哈哈,那不能你们要不信可以调监控,我刚刚就是让他朋友出去的,没想到竟然被你们三个给拦回来了!”
吸血鬼在仙界 血落烟灭
龙天宝抽着雪茄,派头十足的大笑道。
邱明见状,急忙拉车了一下陈诗诗的衣角。
婚宠之枭妻霸爱
毒医丑妃 蜡米兔
“是,是的。”
陈诗诗面色苍白,紧张的说道。
龙天宝见状,坐了起来,盯着林凡冷冷的笑道:“你还不走?难道想要让京都三虎把你的脑袋捏碎不成?”
江角新闻言轻蔑的看了林凡一眼之后,起身盯着陈诗诗冷笑道:“既然你说你是宝少爷的女朋友,那好,你们两个在这里办事,如果办事了我们三兄弟就相信你是宝少爷的女朋友,否则,你必死!”
“不错,京都三虎,纵横京都二十年,可还从来没人敢欺骗我们!”
“别说,你这身材模样我是真的不舍得啊,要不你否认啊,否认是宝少爷的女朋友让我们三兄弟也品尝一下如何?”
京都三虎皆是一脸凶狠的盯着陈诗诗冷笑道。
“呵呵,捏碎我的脑袋?你确定你有这个本事?”
一直没做声的林凡,咧嘴笑了起来,这等肤浅的手段,恐怕也只能吓唬一下如陈诗诗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了。
京都三虎一听,目光顿时阴沉了下去。
龙天宝更是一脸诧异浑然没想到林凡竟然敢这么说话,顿时怒吼道:“江角新,这小子不是我的朋友,你们想要怎么处置随便吧!”
“哼哼,敢跟我京都三虎犟嘴,自然只能死路一条!”
江角新闻言,却是阴测测一笑,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林凡走了过去。
“别,别,宝少爷,求求你了帮帮忙,大家都是华夏人啊。”
陈诗诗面色大变,急忙焦急的盯着龙天宝哀求道。
“呵呵,你何必求他呢?难道你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局?”
林凡盯着陈诗诗淡淡的笑道。
“局?”
陈诗诗神情一怔不解的看向了林凡。
“邱明应该是专门负责物色你们这种单纯的女孩子,如果龙天宝可以直接泡上你们,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遇到不识趣的,这什么狗屁京都三猫也就该出来了,威逼利诱加上恐吓,一般女孩子恐怕都会就范,而一旦成为龙天宝的女朋友,恐怕才是真正凄惨的开始!”
林凡淡淡的笑道。
龙天宝一听,眼睛却忍不住猛的一瞪,宛如见到了鬼魅一般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林凡,因为林凡说的非常正确,他这些年正是利用这种手段不断逼迫从华夏来的女生帮他赚钱。
可以说,他现在有豪宅,能抽上雪茄全部都是这些单纯女孩子帮他赚来的。
江角新见状大怒,咬着槽牙就把匕首朝着林凡捅了过去。
穿越:暴君的小妾
網遊之巔峰覺醒
“滚开,不入流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舞刀弄枪?”
林凡大怒,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江角新的身上,一个不过刚刚入门的武者,如何能挡得住他这样一位恐怖强者的一击,当场被踹飞出去七八米,砸在了另外一张桌子上。
瞬间,整个酒吧乱成一团。
毕竟,只要是能够开酒吧夜场的人,几乎都会找人看场子,这里可是很久没人闹事儿了。
“玛德,弄死这小子!”
另外两虎见状,也面色大变,纷纷咬着槽牙一脸凶狠的朝着林凡冲了过去。
林凡见状不屑一笑,再度抬腿踹了出去,砰砰,两声闷响,剩下的两虎也如两袋垃圾一般直接被踹的飞了出去。
天魔神鹰传
邱明见状面色大变,指着林凡无比愤怒的咆哮道:“你他玛德简直在找死,竟然跟京都三虎动手,我告诉你,今天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是吗?”
林凡闻言,却是一脸不屑的冷笑。
“怎么回事?”
酒吧的保安此时也纷纷冲了上来,一脸阴沉的质问道,毕竟,有人在这里闹事,可就代表着他们的工作失误,这对他们来说可是致命的错误。
“信田君您来的正好,这个华夏小子在您的场子闹事。”
龙天宝急忙推开刘园园起身有些紧张的看着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信田解释道。
林小柔 人鱼樱
“在我的场子闹事?”
信田一听,猛的扭头看向了林凡,咧嘴狞笑道:“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在这里看场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你是第一个,叫什么名字?”
“林凡,你待如何?”
林凡神色从容的冷笑道,对于这个民族,他可是没有一点好感,如果他们不知死活的话,他林凡绝对不介意多弄死几个人。
“这个时候还装大爷,等会儿你就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了。”
邱明在一旁冷笑道,华夏人在海岛国历来都是最不受待见的人,被欺负那是常有的事儿,更何况林凡今天可在这里闹事儿了,在邱明看来,林凡恐怕像痛快死去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