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s9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機獅咆哮-第七百三十六章 巨蛋熱推-eo20c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在大洋洲东部,以山地为主的东部地区当中正展开一场激烈的追逐战。
一场犹如万年前的原始人类那般,追逐着荒野上的猎物的追逐战。
但双方却不是披着兽皮,手持骨枪,赤足追逐着猎物的原始人类,更不是长着厚厚毛皮,被猎人吓得到处乱跑的猎物。
“这群混蛋到底要追多久?”
山野间,一道蔚蓝影子正迅速无比地穿过山谷,冲过了山口,进入了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盆地。
可在这道蔚蓝影子的身后,那一堆混杂了古老厄祭和格雷兹的追击部队依然穷追不舍。
追美金手指 易無書
“不管它们!我们继续加速!”
雷明凯回过头看了一眼本应该是天敌,如今却混杂在一起追着他和长牙狮零式的钢铁之物后,便重新看向前方。
时间,已经不容许雷明凯和零式回过头去对付这些死咬着他们不放的敌人了。
天边,
在那群山之后,
更在那苍穹之下,
一道巨大到足以撑开这片天空的不明力场赫然生成,将远方的某处天地彻底地从这个世界当中剥离。
就算一时之间不能感到那道不明力场的附近,但是依靠着由足以震撼当今人类的认知的不明力场所形成的壮观景象,就让目睹其出现的人类感到惶恐不安。
“好!”
心知时间已经不在己方这边的零式应了一声,随即全力爆发蔚蓝疾风装备的迅速,如流光般从这片面积不算小的盆地当中飞掠而过,彻底将穷追不舍的敌人抛在了脑后。
驱魔之战
雷明凯有理由相信,凭借着疾风装备所赋予的超高速度,就算是混杂在MA当中的那些怪异格雷兹再诡异,也无法追上疾风长牙狮的速度。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我往天庭送快遞 半夜修士
看着化为蔚蓝流光,消失在盆地的另一端的长牙狮,穷追不舍的敌人也终于停下了脚步。
龙游都市 愚男
不管是布鲁曼仆从军,还是怪异格雷兹,都已经无法追上长牙狮的脚步了。
“可恶!!我们的正义,我们所追寻的大义就这样失败了吗?”
钢铁洪流中,一架比周围的格雷兹还要大上一圈,以雷金雷兹为名的机体当中,响起了一个不甘,却又极为怪异的沙沙声响。
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声响似乎是人声,但随着话语的进行,这隐约间似是人声的感觉全然消失,剩下的只有那经由低劣的合成程序所合成出来,极其沙哑的声音。
“零式,还有多久能够到达那边?”
那笼罩了一方天地的不明力场就算是隔着近千公里,都依然庞大无比,震撼人心。
“如果没有人阻碍的话,很快就能够到了。”
零式很想拍着胸膛,打着包票许下一个只需要数小时就能够到达的承诺。
但实际上,穿过了眼前这个盆地之后,前方还依然有着数道山脉在等着长牙狮。
纵使长牙狮零式的速度足够快,但攀越山脉也还是需要时间的。
“能飞过去吗?这一点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然后被那不明力场给打下来吗?”
零式哼哼了一声。
雷明凯所提出的想法,它也曾经设想过,只是基于野性的直觉,零式并不敢大摇大摆地从空中突破。
天知道,在那片不明力场的附近,到底会有多少敌人在潜伏?
南下的路程已经过半,长牙狮零式所遭遇到的阻力也越发地大。
我的靈異事件簿 秋風寒
要不是,疾风装备的高速性能让那些大鸟和怪模怪样的MS望尘莫及的话,恐怕早已经陷入了无穷止的车轮战当中了。
“不!我的想法并不是从高空突破,而是依靠着山脉之间的掩护,进行低空突破。”
雷明凯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
从毫无遮掩的高空突破到不明力场附近,必然是危险的。
但在群山叠峦的掩护下,以光翼进行低空突破的长牙狮零式总会比依靠四肢在地上奔跑的长牙狮零式要来得快。
“···”
显然,零式明白了雷明凯的想法。
于是,喷射着等离子火焰的推进器之下,一对光翼悄然生成。
随后,长牙狮零式从旁边的山崖上一跃而起,顿时迎风而起,从游走在山地之间的钢铁猛兽,化身而成巡游山岳之间的流光。
更何况,从空中观察那笼罩一方天地的不明力场比起地面观察来得更加地直观,也更具压迫感。
“那里恐怕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我感觉到不到里面的情况。”
长牙狮零式的电子眼不断地收缩,其具备的探测功能更是不断地切换模式,试图从各种物理现象到生命反应的各个层次探测那不明力场的虚实。
结果,都是徒劳无功的。
那道笼罩一方的不明力场宛如死物,不对长牙狮零式的探测有所反应,更让长牙狮无法看穿那不明力场。
“继续靠近吧!”
雷明凯很想这样说,但推测当中的拦路虎果然还是出现了。
MA哈蒙斯。
又是一架MA哈蒙斯。
与之前在极北雪原被长牙狮零式摧毁的那架MA哈蒙斯有所不同。
带领着众多布鲁曼仆从军拦在长牙狮前方,将一座座大山围得水泄不通的MA哈蒙斯变得更加地庞大,也更具威胁。
重生之狂医商女 紫狐血
那长长的尾刃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一个个沿着脊椎而下,逐一分布的导弹夹舱。
其左右两侧变得更加宽大的肩膀上,竟分布了两具颇为显眼的炮门。
从其规格和样式来看,更像是两具拥有高能力杀伤力的光束加农炮。
原有的脚爪已然消失不见,由此可以推测,这架哈蒙斯比起它的前辈似乎更习惯于空中作战。
“轰!”
双方见面宛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句话都未曾交流便马上开打。
一道光束成为了这场发生在群山之间的战斗的号角声。
然而,
看着那来势汹汹的攻击,长牙狮零式似乎并不太想与之缠斗。
“凯。怎么说?干,还是不干?”
零式的目光在打量了一眼那些拦路虎后,便一直注视着那层不明力场,时刻都在尝试破解器背后的秘密。
丹神
“摆脱它们!”
雷明凯与零式心意相通,瞬间便做出了决定。
只是,为了拦截大摇大摆地南下,越发逼近不明力场的长牙狮零式,徘徊在周围的古老厄祭可谓是动用了不少力量,围堵长牙狮零式。
从高空俯瞰,以长牙狮零式和古老厄祭对峙的区域为中心,朝外辐射数十公里的范围内,皆是迅速移动,在最短时间内占据所有通往不明力场的关键路径上的古老厄祭大军。
就在这张大网即将形成之时,九天之上,异变骤生。
一场白昼流星赫然发生。
一颗颗清晰可见的火球从九天之上迅速地朝着这片大地坠落。
那刹那间的情景,犹如神话故事当中所描述的末日之战那般,高高在上的神明为了重启充满罪恶的世界,将来自深渊的火海向着人间倾倒而下。
“轰隆隆!!”
万里无云的晴空之下,那从九天之上坠落的火球是如此地清晰可见,如此地让人胆寒。
可是,这一颗颗从天而降的火球并非是瞄准长牙狮零式所在的位置,而是瞄准前方——那片被古老厄祭大军所占据的群山之间坠落。
顷刻间,随着那一条条划破天际的白色轨迹从群山之上飞掠而过的瞬间,惊天动地的爆炸当场将这片山脉给掀翻了起来。
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那尖啸长空的轰隆声,
还有那足以将山头抹掉了一截的九天流星,
转眼间,便将拦住长牙狮零式,不让其离去的古老厄祭大军绞杀得七零八落。
而那架庞大的MA哈蒙斯更是被冲击波撞飞到了山崖之下,当场被碎石掩埋,不知死活。
“这是···那个女人搞出来的?”
长牙狮零式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九天之上。
它的雷达当中,似乎也出现了一个很久未曾出现过的信号。
是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所使用的识别信号。
而这个信号的出现,也代表着曾经被雷明凯和长牙狮零式联手俘获的某个女人的回归。
在那漫天散落的火球当中,一面面用于轨道空降作战的盾牌赫然出现在消退的火焰当中之时,熟悉的声音也从那规模庞大的轨道空降部队当中传到了长牙狮零式这边。
“这里是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卡尔塔·伊修。狮子骑士,听得到请回答!”
听到这个声音,零式的全息投影扬了扬胡子,眼中也随之露出了一丝戏谑。
瞧!
人家可是跑回来送礼了。
而且,还是一出手,便是将成千上百块小行星碎片从九天之上砸了下来。
尽管,这些小行星碎片并不会导致周围的地形发生剧烈变化,但其所蕴含的威力也足以让那支拦在前方的古老厄祭大军损失了大半威力。
真是,让人感动的重逢啊!
零式不禁地在心中感叹了一声,却始终没敢将这话说出口。
雷明凯自然是不知道现在零式会如何地在心里编排自己。
只见,他沉吟了一下,随即发出了回应。
“这里是雷明凯。感谢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的支援!”
风声骤起,一面面让格雷兹骑士部队免受大气层灼烧的盾牌以极快的速度从长牙狮零式的头顶上空飞掠而过,将那些侥幸从小行星轰炸当中生还下来,并试图向长牙狮零式发动进攻的仆从军砸得七零八落。
“轰!”
格雷兹骑士的推进器轰然启动,迅速地将轨道空降最后一波的冲击力抵消间,卡尔塔·伊修所驾驶的格雷兹骑士指挥官型也来到了长牙狮零式的旁边。
可惜是,格雷兹骑士指挥官型并不能像长牙狮零式那般拥有长时间的滞空能力。
只是,在长牙狮零式身边停顿了片刻后,便落在了下方那边被小行星轰炸搞得坑坑洼洼,惨不忍睹的群山当中。
“不必感谢!这是我们加拉尔霍恩所应该做的。”
卡尔塔缓缓地吐了口气,缓解了一下轨道空降所带来的的负担后,便抬起头看向那展开光翼的长牙狮零式。
“狮子骑士。这里就交给我们吧!你的目标应该就是那个“蛋”吧?”
“蛋?!”
卡尔塔的话,让雷明凯皱了皱眉头。
他似乎并没有想到卡尔塔会如此称呼那个不明力场。
“是的!蛋。从太空俯瞰而下,那层在十多个小时之前出现的不明力场,就像是将什么东西包裹起来的蛋壳那般圆润。”
“蛋壳?”
刹那间,雷明凯脑海一震,一段几乎被其遗忘,而且与眼前的状况毫无关联的记忆竟巧合地苏醒。
蛋···
不明力场···
被包裹着从主世界当中隔离出去,不知道里面情况的地带···
所有的关联词语,在这个瞬间汇聚到了一块,让雷明凯想起了当年那曾经打出,要与某部作为殿堂级作品比肩,甚至超越口号的作品、
可那部作品当中的人物,剧情,设定并不可能会与眼前这个世界有所关系。
难道说,只是巧合?
卡尔塔所带来的情报,让笼罩在不明力场的谜团更加地扑朔迷离。
雷明凯不管做出多少猜测,目前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快赶到那里,查探清楚。
“走吧!狮子骑士!这里就交给我们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负责吧!”
卡尔塔再一次催促着雷明凯离开。
同时,在这片山脉的上空,那场自九天之上降下的火雨还远远未曾到达停歇的地步。
其所散落的火球,依然还在接二连三地落在了古老厄祭所占据的群山之间。
这,也许就是卡尔塔敢于率领部下,独自面对古老厄祭大军的底气。
无论是古老厄祭大军拥有多么可怕的数量,恐怕在短时间内也无法突破这以小行星碎片所打造而成的终极杀招吧?
“那么,再会!”
多说无益。
长牙狮零式光翼一震,飞快地从小行星碎片覆盖的轰炸区域边缘绕开,直奔被卡尔塔称为“蛋”的不明力场。
看着远去的长牙狮零式,卡尔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凝视着那片纵使被火海淹没,被小行星碎片所笼罩,都无法让古老厄祭的身影停止,消逝的区域,高声呼喊着自己的部下。
“将士们!听着!这将是我们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最为艰辛,最为危险的战斗!我不知道最后还能活下来多少人,但现在请听我请求,与我一同战斗到最后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