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a7c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210章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下推薦-f8wiq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随着正式下令,第一排弩手终于把架在弩上的箭矢所绑的那个窜天猴药筒给点燃了,引线嗤嗤地燃烧着,随着弩机的扣动,“嗡”地射出。
这就是李素用来对付战象的大杀器。严格来说,只是形似烟花里的窜天猴,但并非“真.窜天猴”。
娛樂帝國大亨
因为按照窜天猴的定义,你得是靠火药燃气推进导致箭杆往前飞,而李素这批货飞行的主要动力还是靠弩弦本身的蓄能。
他如今做出来的黑火药,要对人或猛兽造成致命杀伤,困难还是很大的,李素也从没想过造出火枪或者大炮,但用来吓吓人就太轻松了。
何况窜天猴李素在长安太庙玩“白虹贯月、斩蛇剑飞升认主”时已经用过了,所以有经验的,这次再稍微改良改良,可靠性非常高。
东西方千年来跟战象对抗的经验都显示:大象怕火光、爆燃和巨响,这几样因素窜天猴都有。
而且以李素的苟怂性情,他也不会把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以即使窜天猴无法控制住大象的冲击方向,他还有最后一手备胎:此战之前,李素要求所有汉军轻步兵都扛一捆干草,开战前往己方阵地前排开,形成一道道有间距的草堆,一旦战象冲到五十步以内,就直接点火。
另外李素也带了一批“李洛托夫鸡尾酒”燃烧瓶,那玩意儿当初对付甘宁以及在阆中峡谷里打张鲁用过,现在要快速制造局部燃烧带阻挡战象,或者是面对藤甲兵集群时,也可能用得上,备一些也不亏。
所有的物料,此前都是存在滇池县的仓库里,只要花时间制造成成品即可,而非从僰道千里调拨,否则十几天的准备时间根本不够——因为李素到刚到南中的时候,就想到过有可能要面对藤甲兵或者战象,这些东西在演义里太有名了,也确实是南中的精锐战力,不做准备不是李素的风格。
最后,汉军的军阵之间,还提前留出了甬道,为的就是对疯狂后的大象轨迹形成导流——这一招是罗马名将西皮阿对付迦太基统帅汉尼拔时创造出来的。
嫁值千金
……
“嗖嗖~吱吱~啾啾~”随着一声声凄厉尖锐的啸叫,一支支窜天猴在汉军阵前五十步到一百步的范围内逐次炸开,声势如同厉鬼群啸。最终药筒爆炸的声音,似乎还不如飞窜时的啸叫更为嘹亮持久。
简易的“分段爆燃”引信并不是很可靠,有些窜天猴飞行的过程中并没有啸叫,一直到扎到战象皮肤上或者射在地上后才炸开,还有一些则是啸叫飞行着就直接凌空爆炸了。
离殇卿颜 雨诉夏末伤
但不管是炸早了还是炸晚了,靠着足足数千根的密集数量,加上战象的目标足够大,惊骇的效果还是非常拔群。
一头头巨象开始惊叫嗥鸣,甚至有个别后腿人立而起,把背上的驭象人直接甩落下去。
哀牢夷对战象的武装并不完善,不像迦太基人那样有象背上的箭塔,所以哀牢夷也不会在大象身上放箭,纯粹就是每头象一个人、骑在脖子上驾驭控制方向而已,所有杀伤输出全靠践踏和冲撞,也不会给战象披挂铠甲。
如此粗放的武装,让战象遇到窜天猴弩箭集火时愈发缺乏反制手段。
亲自负责中军先锋、带着象群冲锋的木鹿大王,原本骑在最大的一头战象背上。这也是仅有的数头有简易箭塔状象鞍、可以在象背上放箭的战象,目睹了这一切时,木鹿大王首先就被惊得目瞪口呆,心中滴血。
他至少看到了二三十头战象,在第一时间就发狂乱跑、后退、人立倒下、甩下驭手,那都是族中的精锐!
“这不可能!汉人用的什么妖法?李素真有天神相助么?!我的战象!”
而在后方中军观战的哀牢联军主帅带来洞主,虽然受到的视觉冲击没有木鹿大王那么直接,但他因为站得高看得远,更能第一时间掌握全局,所以内心的惊骇也丝毫不输。
“如此风雷天火,汉人究竟有何神助?天亡我哀牢么?”
不过,即使到了这一刻,哀牢诸将还未放弃最后的希望,他们还在赌汉军下手太慢了,战象阵即使炸营也会把汉军踩死更多!
“藤甲兵和后军继续冲锋!战象受惊之地距离汉军不足五十步!就算发疯乱踩也是踩死汉兵更多!长矛兵先顶上去,抵住战象不让后退!”带来洞主飞速下了几道命令,试图赌命一搏。
原来,他也看出了战象虽然炸营四逃,但毕竟已经离汉军阵线很近了——如果弩箭上不绑缚窜天猴药筒,蹶张弩原本是可以轻松射两百步外目标的。
绑缚了药筒导致箭矢加重、而且流线型的空气动力结构被破坏,所以最远只能射到百步,如果箭矢飞行速度太快还有可能因为风太大而熄灭引线。这一切,都导致大象的炸锅是发生在距离汉军一百步到五十步的区间内的。
而大象受惊后并不会全部倒退,就算正面火力再猛,缺乏智商判断的大象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逃更安全,所以大象的乱窜完全是“真.随机事件”。
往汉军那儿再乱冲几十步就破阵了!
这么大的诱饵摆在那里,让哀牢诸将都不想彻底前功尽弃——如果这时候退却,那就是输掉已经放上牌桌的三成筹码,而且是让汉军白白通吃!而如果再殊死一搏,所有筹码推上赌桌,就还有机会连本带利翻本!
这种时候怎么能不跟!
几千名没有铠甲的蛮兵长矛兵,被勒令一改原先的阵势,冲到了跟藤甲兵一样靠前的位置,纷纷架矛准备抵住后退的大象。
美漫里的葫芦娃
而就在这短暂的混乱中,所有的二百多头战象几乎全线发狂了,还冷静前冲的已经不到十分之一。
“哗——”汉军的窜天猴用得差不多之后,不得不留最后一手战略储备,而改为把阵前的草垛全部点燃,形成一道导流的火墙。
即使有极少数依然慌不择路往火墙上冲的,汉军还有用普通箭矢的强弩攒射、以及二十步内靠投掷猛火油红糖粘稠燃烧瓶击退的最后杀手锏。
“嗷——”一声声凄厉地长嗥,乱冲在最前面的战象终于被燃烧瓶的黏着持续焚烧烧得立刻掉头。
更多的大象,则是在斩马剑列阵和火墙的逼迫下,沿着甬道冲到了汉军阵列背后,直接逃之夭夭离开了战场。汉军还趁着大象通过甬道时,用弓箭近距离瞄准射击象背上的驭手,把好几十个驭手射落刺杀。
两百多头战象,有二三十头直接在阵前刺猬一般倒毙、还有二十头左右被燃烧瓶击中后带着火狂奔到远处,跑着跑着倒毙。
雷霆江湖 公孫千羽
剩下一百七八十头战象,有大约八十头确实如带来洞主和木鹿大王预料的那样,“虽然炸了,但也是往汉军阵列方向炸的”,只可惜全部沿着甬道导流逃离了战场,压根没踩死几个汉兵。
倒是有一百头战象,结结实实一把八十度转弯,往身后的蛮兵阵列疯狂冲锋践踏。
“喀喇——”一声声藤甲兵顶着盾直接被象腿一脚踩死的闷响不绝于耳,士卒纷纷筋断骨折形同肉泥。
“噗嗤噗嗤——”数以百计的粗制长矛被无甲裸战的蛮族轻步兵用来抵住后退的大象,可是随着汉军的蹶张弩阵完成惊敌任务、改为使用普通弩箭后,一轮箭雨覆盖就能把试图抵住大象的无甲长矛兵射得七零八落。
这种攒射,都是发生在七八十步的距离内,被射的一方连衣服都没有,简直残暴。
更要命的是,蛮兵对火药兵器的天生未知恐惧,早就极大地打击了他们的士气。汉军攒射时,但凡几十支杀伤性弩箭里夹带一两根窜天猴,不仅大象会愈发惊骇,连普通士兵都有不少放下长枪直接抛头鼠窜。
上百头崩溃的大象,直接在蛮兵阵中踩出几十条血路,不少大象的象牙上,还挂着蛮兵的尸首,不时要甩一甩脑袋把牙齿上的串串甩飞出去。
“强弩射住两翼的蛮人轻兵!让孟信带兵沿着苍山山坡冲锋!陷阵营列阵迎击藤甲兵!”关羽在中军看着这一幕幕振奋人心的战果,也是胸中顿感豪气干云,临阵七八年来,未尝有如此酣畅狂猛的大战,所以他也是连连下达军令要求展开反击。
而对面的蛮族轻兵早就被践踏和窜天猴双重打击近乎崩溃,只剩下没被踩死的藤甲兵们,还在仗着自己装备的精良、顶着滕盾不会被弩箭射死,坚持作战,关羽要打击的重点,也就轮到了藤甲兵身上。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杀——”高顺带着两千名还未正式升级为陷阵营的铁甲兵,扛着两千把五尺长刃的厚背斩马剑,肃杀地列阵而前,冲锋的步伐虽然比不上各自为战地狂奔,但也比其他兵种的步战列阵前进快得多,几乎是一种“整齐地小跑”的肃杀姿态。
小跑着还能保持队列,这种纪律性,本身就是古代战场上的一种大杀器。
随着一阵阵兵器的交鸣,部分藤甲兵居然靠着滕盾和藤甲的双重防护,挡住了斩马剑的砍杀,但因为蛮兵没有列阵,也无法形成有效反击,只能被陷阵兵推着败退,一不留神就被全力的捅刺和践踏所杀。
同时,藤甲兵只是防御力强大,但他们的战刀质量也比汉军的制式环首刀更差,所以遇到汉军的铁甲兵,最多就是“互相无法破防”,高顺根本就不怕。
随着外围零星的藤甲兵纷纷被杀害,指挥藤甲兵的乌戈大王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大声呼喝试图集结手下的藤甲兵,让藤甲兵也列阵而战。
可惜的是,陷阵营也在等着藤甲兵的密集列阵而战。看到乌戈大王的旗阵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藤甲兵后,高顺亲自大喝带队冲锋,并且下令铁甲兵们都掏出他们战前每人发放的两罐红糖粘稠火油。
藤甲并没有三国演义上写的那么容易被一点火星就引燃,所以靠火箭并不能大规模杀伤。不过,加上燃烧瓶就绝对没问题了。
之前不拿出燃烧瓶,是因为敌人太稀疏,用瓶子浪费,砸不准就白砸了。而一旦扎堆列阵了,就算砸不到瞄准的目标,也能误伤他身边的队友,效率顿时倍增。
“锵啷~锵啷~呼啦~”阵阵陶器的脆响与烈焰翻卷的嘶鸣,瞬间引出了无数哀嚎。藤甲加火油,瞬间就是一个人形大火炬。
“呃啊——救我!杀了我吧!”很多藤甲兵传出杀猪一样的惨嗥,忍不住痛居然直接拔刀自刎结束痛苦。
无数士兵试图打滚、脱甲,哪怕撕扯下大块大块地血肉也在所不惜、脱的时候直接被斩马剑一剑捅死也顾不得了。
只有极个别非常悍勇地想朝着汉军扑去,抱住汉军打滚一起烧死同归于尽,但无不被七八柄斩马剑攒刺,死得比《太极张三丰》里的董天宝死状还惨。
这样的惨死之状见多了,剩下的只有就地打滚等死,或者少数阵线最东端的士兵,因为战列线的排布已经靠近洱海,直接跳进洱海投湖自尽以求灭火,淹死也比烧死舒服。
见到这一幕,关羽也不打算放过,他立刻把中军的指挥临时交给了督战的李素,然后关羽亲自带着汉军的一千名骑兵,沿着洱海岸边搜杀冲锋,看到有人跳湖洱海再爬上来就直接冲锋践踏砍杀,根本不会等人站稳脚跟,这是摆明了斩尽杀绝了。
所有成阵列的藤甲兵方阵全部被火油瓶打崩打碎、零散士兵被陷阵兵围住剿杀,乌戈大王见大势已去,想带着亲卫的藤甲兵逃窜遁走,可惜南蛮普遍没有战马,这时候放弃阵型逃窜,被关羽从背后践踏冲锋,死状无不极惨。
地仙正道
乌戈大王的头盔点缀着比孙悟空还华丽的孔雀毛,实在是太显眼了,关羽从背后冲到,亲自抡起青龙刀送他上路。
刀光一闪,七八根孔雀翎飞溅上天,一颗大好头颅随着一股血泉冲天而起,有数万户部众的蛮王营养就是好,连血压都特别高,能荣幸罹患这个时代罕见的三高病,颈血飙射一丈多高,死得那叫一个有观赏性。
而就在乌戈大王被关羽亲自枭首之前,木鹿大王其实也早已跟他的坐骑大象一起,因为装饰华丽,被上百根窜天猴和几十个火油瓶重点招呼,烧得尸骨无存。
“快,快撤!退回楪榆县守城!”事已至此,带来洞主知道一切都以大势已去,只想非常不荣耀地逃命。
可惜今天这一战,他们本就是出城南下二十里主动迎击的姿态,想在关羽的骑兵追杀下北返二十里,是何其困难。
随着身边亲卫越杀越少、士卒一团团地轰然而散,关羽赶到带来洞主背后,照着脑袋就是一刀,结束了他的痛苦。
“哼,插标卖首耳,就这也敢反抗天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