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笔趣-第一百八十六章:始祖還是個孩子推薦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涂山大殿之中。
此时的陈六合跟在这位涂山始祖的身边,一脸的郁闷。
心说自己刚才是中了什么邪吗。
怎么就同意和对方一起走了呢,这不明显是给自己自己找麻烦吗。
要是上天能有再来一机会的话。
他一定会和对方说不去看。
毕竟什么机缘不机缘的,自己找也很好。
……
“那个还请你自重!”
几分钟过后,陈六合这里不得不再次说出这句话。
没办法,他感觉自己要是再不说的话,这位涂山始祖少女都能爬到他的身上了。
像话吗,像话吗。
现在陈六合十分想给对方一拳。
没错,就是一拳能哭好久的那种。
心说你都都被人叫做始祖了,就不能有个始祖的样子。
没事老往自己的身上蹭什么。
自己身上又没有什么东西。
当然在场除了陈六合心情烦躁之外。
还有另一个人心情也是十分烦躁。
而这这个人要比陈六合还要烦躁。
毕竟供人的那可是他的始祖啊。
猪拱白菜,青丘看见过。
但是始祖这么供一个人,青丘别说看过,就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这还是自己往日里的那个始祖吗。
想到这里,青丘朝着始祖的方向又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的心情更烦躁了。
因为这确实是他家的始祖。
现在青丘有些后悔了。
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带着陈六合来这里,在禁地门口直接杀了不好吗。
要是刚才杀了,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事情了。
至于抱怨始祖的事情,青丘到是没有想过。
毕竟那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始祖。
就算是抱怨的话……
好吧,这一刻青丘确实有点抱怨。
虽然看上去是小孩,但是再怎么说也是自家的始祖啊,有点始祖的样子不好吗。
这让自己以后怎么面对始祖啊。
人设崩了啊。
至于多宝看见这样的场景,到是没有太多的感慨。
始祖又怎么了。
在他看来,以前辈的实力来说。
完全配得上这个待遇。
毕竟面前这些狐狸的修为都不怎么样。
而且多宝的心思并没有在这上面,他现在满脑袋都是在想刚才前辈说的机缘是什么。
毕竟进来这里之前,前辈可就说这里有机缘了。
对于这种事情,多宝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
现在他就等着机缘的出现了。
…….
“多宝你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陈六合那里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他感觉自己非疯了不可。
对方这那是在带自己找机缘啊,这分明就是在带自己兜圈子,然后还变相占自己便宜。
“前辈什么事情啊?”
听到陈六合前辈叫自己之后,多宝急忙的跑了上来。
他还以为这是前辈给自己的考验到了呢。
毕竟有机缘就要有考验,免费的东西都是陷阱,这点事情多宝还是心知肚明的。
“你在前面走。”
下一刻陈六合努了努嘴低声的说道。
“啊?”
而多宝在听到陈六合这句话的时候,直接愣住了。
自己在前面走就行了?
考验就这么简单吗。
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怎么不愿意?”
而此时陈六合看了眼多宝,还以为对方是不愿意呢。
要是多宝一会说不愿意的话,他就拿出一本经书交换一下。
“愿意,愿意。”
结果还不等陈六合拿出怀中的经书。
多宝那里急忙的就答应了。
似乎生怕陈六合反悔一样。
毕竟这样的考验是在是太简单了。
当然以后多宝要是知道自己说不愿意就能得到一本经书的时候。
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估计八成连肠子都能悔青了。
于是眨眼间陈六合和多宝两个人就互换了位置。
变成了陈六合在后面跟着,多宝和这位始祖九尾白狐站在一起走。
“想占我便宜,没都没有。”
看着前面九尾白狐化身的小女孩,陈六合在心里低声的说道。
结果让陈六合没想到的是,自己和多宝换完位置之后,这位女孩模样的始祖,竟然也停下不走了。
下一刻,被青丘叫做始祖小女孩,看着陈六合一脸气愤的说道:“你给我回来。”
看那个表情似乎在说自己带你去找机缘,你竟然抛弃自己。
这还是个人办的事情吗?
要是这样的话,她可不管带路了。
而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了。
心说这是吃上自己了啊。
和多宝走有什么不好的,多宝的身份也不少啊。
想到这里,陈六合朝着多宝看了过去。
不过当陈六合看见多宝那张脸的时候,好像瞬间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这次他忽然有点理解对方为什么不走了。
毕竟此时多宝脸上捏的面皮还没有撕下来呢。
就这个长相,换成陈六合也不愿意和他一起走啊。
“我……好吧。”
思来想去之后,陈六合十分无奈的走上了前去。
为了宝物,这次他忍了。
不就是拖延时间吗。
他就不信对方还能拖延一天的。
到时候等自己找到机缘,他肯定二话不说就要离开这里,谁也拦不住。
“始祖您还请自重啊……”
当然陈六合这里能忍,并不代表别人也能忍。
至少现在青丘是忍不住了。
心说您可是始祖,好歹要有个始祖的样子吧。
这么上赶的,实在是太掉价了好不好。
而陈六合在听到青丘这句话的时候,瞬间一脸感激的看向看了青丘。
心说这里可算是还有个明白人。
对啊,作为一族始祖自重点不好吗。
“怎么了青丘,我一点也不重啊。”
而小女孩在听到青丘叫自己的时候则是愣了一下,很显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什么自重啊,自己不重啊,她挺轻的啊,最近每天吃饭她都只吃一顿的。
“始祖您……..”
面对小女孩这种鬼神级别的理解能力,青丘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自己说的自重是体重的重吗?
自己说的是注重身份啊,您好歹是涂山氏的始祖。
就算自己不在乎这些影响,也要想着涂山氏不是吗。
您这一见面就往人家身上拱,是什么意思啊。
咱们涂山氏仰慕您的公狐狸多着呢,个个英俊潇洒,用的到找一个外人吗。
而且就您现在的这身体也没发育成熟呢,想那么多有用吗。
当然这些话青丘是张不开口,毕竟再怎么说这要是他的始祖,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留点面子的。
想到这里青丘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心说始祖实在是太不好带了。
“那个你可以先下去吗,我们是去找机缘的。”
就在这个时候,陈六合开口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毕竟他现在要是还不开口的话,一会这小狐狸就要顺着大腿爬到他脑袋上了。
“始祖您……”
而青丘看见这个场面也是拍了拍脑门。
心说自己就一个低头的空隙,您就爬到人家大腿上了?
您可是始祖,有点涂山氏的尊严好不好。
这一刻青丘忽然有种自家白菜没了的感觉。
而且是白菜主动拱的猪。
“我们已经找到机缘了啊。”
下一刻小女孩从陈六合腿上跳了下来,一脸认真的说道。
陈六合:“???”
多宝:“???”
青丘:“???”
找到了?
在那里找到了啊。
刚才自己这群人不一直是在原地绕圈子吗,谁都没有看到机缘在哪里啊。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陈六合脸色迅速变幻。
他感觉自己上当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小女孩给骗了。
对方八成也不知道机缘在那里。
这一刻陈六合默默的抬起了拳头。
心说对方要是敢骗自己,他这一拳下去,那可是会哭很久的。
就算对面是个小女孩也不行。
而且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
这么小年龄的女流氓才更可怕。
“那么机缘在哪里呢。”
下一刻,陈六合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说道。
“我就是机缘啊。”
而涂山这位看上去太过年轻的始祖,在听到陈六合这句话的瞬间,直接一个大跳挂在了陈六合的身上,同时满脸的笑意。
“我…….”
看到这一幕,陈六合的怒火是彻底的压制不住了。
你是机缘?
你是个屁的机缘。
和着自己刚才这么半天,竟然真的被一个小屁孩给骗了。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好好,你是机缘。”
下一刻陈六合咬牙切齿的说道。
既然你是机缘,那自己就免费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你想干什么?”
结果还不等陈六合这里有什么动作。
青丘那里就直接站了出来,将始祖护到了身后,并且一脸警惕的对着陈六合说道。
刚才他从陈六合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胁。
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人可能要对始祖动手了。
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发……
“青丘你快闪开,别挡着我。”
结果让青丘没有想到的是,陈六合那里还没说什么呢。
自己竟然被身后的始祖给一把推开了。
青丘:“???”
另一边。
推开了青丘的涂山始祖,看着面前的陈六合一脸认真的说道:“没有骗你,我真的就是机缘。”
那个表情似乎在说,自己这么诚实的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会骗人呢。
而陈六合在这一刻则是强忍着怒气说道:“那你说你是什么机缘。”
心想先听一下对方说什么,要是对方这次再敢骗他,他一定给对方一个难忘的教训。
包括面前这个青丘。
“我会发光!”
听到陈六合这句话之后,小女孩瞬间一脸骄傲的说道。
“…….”
“…….”
在场的众人听到这句话之后,都是愣住了。
而陈六合听到这个回答之后,脸上更是瞬间爬满了黑线。
心说你他丫的管会发光叫做机缘?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外面的萤火虫岂不是机缘满天飞。
既然这样,那自己就再给你点机缘。
今天不光让你会发光,还让你会惨叫。
哭很久的那种惨叫。
“我没骗你,快看我真的会发光。”
嗡——
下一刻还不等陈六合这里动手,一道紫色的光芒瞬间从小女孩身上爆发了出来。
随后整座大殿都是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强大的灵气在小女孩的周围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气浪,不断的冲刷着面前众人的身躯。
看见这一幕之后,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心说这他丫的竟然真的会发光。
而且不光是能发光,还他丫的能发热。
此时众人都是被那层气浪冲的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就连刚想要动手的陈六合,看见这道光都是傻眼了。
心说对方面真得没有骗自己。
她还真是个机缘。
至于机缘是会放光,那是纯属扯淡。
这紫色的光芒不她是发光,而是鸿蒙紫气散发出来的异象。
难怪系统告诉自己这里有成圣的机缘。
他之前还有所怀疑。
毕竟这里要是有成圣的机缘,外面的那些狐狸修为就不会是那么弱了。
结果现在一看。
系统诚不骗他。
这里还真的有成圣机缘。
而且这个机缘是真的能成圣。
要知道自从三清、西方二圣和女娲相继成圣之后,这天地间仅存的几条的鸿蒙紫气就都已经耗光了。
要不然后土也不会用天地宏愿这样的特殊方式成圣。
结果让陈六合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这里又出现了一条。
这绝对是正统的成圣机遇。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下一刻涂山的这位始祖从空中缓缓的飘了下来,随后瞬间跑到了陈六合的旁边噘着嘴说道。
“没错,没错。”
而陈六合看着面前的涂山老祖,就差眼睛冒绿光了。
心说这任务完成的真么简单吗?
这简直是老天都在帮助他啊。
“你想干什么。”
结果还不等陈六合有所动作,刚才被九尾白狐推开的青丘,再次出现在可陈六合和始祖的中间。
毕竟刚才陈六合的眼神青丘可看的是一清二楚。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眼神。
那种眼神就像是饿了十多天的狐狸忽然遇见了野山鸡一样。
要不是自己来的及时,青丘感觉陈六合能把自家的始祖给生吞了。
始祖现在还是个孩子啊。
下一刻青丘直接从腰间拿出了鞭子,抽向了陈六合。
一边抽一边说道:“你果然是居心不良,始祖现在还是个孩子。”
陈六合:“???”
心说自己要的是鸿蒙紫气,这和孩子有个毛线的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