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愛下-第一百零一章 半師之儀讀書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的朝会居然是在西荷的告老还乡中落下帷幕。
退朝后,嬴政将李斯留了下来,在书房说话。
“今日的事情,你都看见了,楚阳那小子果然机灵,有了他这一通胡闹,倒替寡人省去了不少麻烦。”
嬴政慵懒地靠在龙椅上,揉着自己的眉心。
自从统一天下之后,像西荷这样的军方大佬,便成了他的难题。
与以往的武将不同,这些将军可都是参与过灭国之战的,与他们帐下士兵的感情自然非比寻常。
以眼下嬴政的威望,自然不必担心什么,可一旦他不在了,下一任的秦王恐怕就很难驾驭这些悍将了。
他被吕不韦压抑了十几年,郁郁寡欢,自然不想让自己的子孙,再受到同样的折磨。
然而,秦法昭昭,陷害忠良,自毁长城的事情,嬴政自是不屑去做的,所以他只能等,等这些将军们犯错。
“是呀,臣也没有想到,楚阳这次回京,居然会带来这么大的惊喜,说到底,还是陛下您洪福齐天啊!”
李斯脸上带着笑容,显得心情不错。
这西荷平日里没少找他的麻烦,现在除去这个对手,以后朝堂上的日子可就要好过不少了。
然而,他还没开心多久,就听到嬴政淡淡道:
“李信最近怎么样了?”
李斯眉头微皱愣了愣,回道:
“自从他与王贲将军攻灭齐国之后,便一直待在陇西,平日里也是与三五个好友来往,行事极为低调。”
李斯知道嬴政肯定会有自己的渠道了解这些消息,所以不敢有半分隐瞒。
嬴政叹了口气道:
“哎,这小子还是在为当年兴师伐楚吃了败仗的事情较真啊,其实那件事情,也是寡人太着急了啊……”
说着,他朝李斯扔下了一道空白诏书。
“既然西荷不在了,那西营大将的位置便让李信担任吧。”
李斯神色一紧,连忙称是,心中却猛地一沉。
陛下这是在玩制衡之术啊。
用李信来代替西荷制约自己,看来陛下早已经他师兄韩非的著作,融会贯通了。
原本以为朝廷以后就是他说了算,现在有了李信这个对手,又有好戏看了。
说完李信的事情之后,两人的话题又再次落在了楚阳的头上。
“你觉得以楚阳立下的功劳,寡人当给他什么样的赏赐?”嬴政脸上带着一抹笑意。
要是放在以前,李斯绝对会尽全力替楚阳讨要官职,可在有了之前的敲打之后,这一次他也学乖了。
“如果单就论改良种猪,安置灾民的功劳,陛下赏他公大夫就已经足够了,不过这次能扳倒西荷,楚阳确实是功不可没,至于如何赏赐,就要看您的意思了。”
“你不老实呀……”嬴政一脸玩味地看着李斯,旋即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寡人做事向来赏罚分明,既然他们说要找个人教导太子,那便让楚阳去吧,寡人记得他原本就是太子的老师对吧。”
李斯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他原本以为陛下会直接封楚阳为朝臣,却没想到陛下竟然打算把楚阳留在太子身边。
似乎是看出李斯的疑惑,嬴政笑道:
“他今日得罪了西荷,要是直接担任朝职,你觉得他的日子会好过么?”
李斯摇了摇头。
西荷是走了,但西荷的徒子徒孙们可都还在呢,以两边结下的梁子来说,只要楚阳行差踏错一半,就会被他们群起而攻,最后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与其如此,倒不如跟在太子身边,有扶苏这张护身符,倒也还算安全。
想到这里,李斯不禁有些羡慕楚阳了。
毕竟他可是第一次看到陛下会如此考虑问题,这可以说是简在帝心了。
“那职位呢,太子舍人?”李斯询问道。
太子舍人是执掌东宫宿卫的,后来也兼管秘书,侍从之职,算是太子近臣。
嬴政想了想,摇头道:
“既然太子正式拜他为师,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免得,就封他为太子冼马吧!”
太子冼马是辅佐太子,教导太子政事,文理的官职,虽然名义上属于太子署官,实际上却是有了半师之仪。
如果做的好,将来更有机会被封为太傅的。
李斯眼中闪过一抹震惊,没想到陛下对这个楚阳居然如此看重。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他日后在朝中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在与嬴政又商讨了一些事情之后,李斯便领旨告退了。
书房里,嬴政一个人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
在他面前的书案上,放着一封密报。
这是在他与李斯进入书房之前,就送进宫里的。
密报上详细的描述了楚阳自进京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自然也包括了周勃一人挑翻了整个巡捕营的经过。
嬴政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等到睁开眼睛时,嘴角已经多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是怕自己功劳太大,便不惜自污么?呵,这小子倒挺有意思……”
……
下了朝会,走在咸阳的大街上,楚阳东看看,西看看,因为家中有女眷的关系,便买了不少小玩意,还有零食。
等回到街口的时候,就听到前面有些一些争吵的声音,从隔壁的宅子里走出来了一对男女。
“一大早就在这里叽叽喳喳的,没看到别人还在休息么,一看就是乡下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
妇人打了一个哈欠,满脸的鄙夷之色。
吕素一脸茫然,先前在搬家的时候,她与姐姐两个人免不了开心地四处逛逛,讨论些什么,可声音并不大啊!
她刚想上去道歉,吕雉却将她拦了下来。
“一大早?你没看都到午时了么,要是嫌我们吵,可以搬走啊!又何必和我们乡下土包子挤在一起!”
吕雉早就看出来了,这对男女是故意过来找茬的。
早在她们搬家的时候,隔壁这家子就一直东张西望的,指指点点。
“你……你怎么说话的,我们……”
妇人似乎没见过这等犀利的角色,一下子被吕雉给镇住了。
一旁的男的打量了楚阳这边的府邸一眼,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是刚从外地回京述职的吧,真把自己当达官贵人了?我劝你说话客气点,信不信我递上去一个折子,就叫你灰溜溜地滚出咸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