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9gh扣人心弦的小說 鎮國天師-第467章 出人意料-8c629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山顶风大,也许是阴气作祟,我们站在这老头面前,总感觉背脊骨凉凉的,浑身都很不自在。
张松则仍旧保持着拱手拜会的姿势,没有起身,口中重复道,“弟子冒昧打扰,还请师叔见谅。”
“嘿,不用那么拘礼,我这儿并不是崂山,我也不是什么崂山长老,不过是个隐居世外的无用老头罢了。”灵鸠长老把手一抬,用那双被眼白占据了三分二的瞳孔,缓缓看向我们,然后嘿嘿笑着道,“张松,你自己来就是了,怎么还带了这么多小辈来我这里?”
张松急忙拱手道,“请师叔见谅,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他们对您老人家都十分尊敬,想要瞻仰您的风采。”
“不用说瞎话糊弄我,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魔天记 蝶变
灵鸠长老并不吃这套,把拐杖一挥,点向站在最末尾的姜文宇,满是麻子的老脸上,闪过一抹冷漠之色,“这位姜局,应该是六扇门的人吧?老夫年纪大了,懒得很官面上的人攀交情,还请姜局海涵。”
姜文宇哪敢托大,急忙摆手表示,“前辈见笑了,我就站在门外恭候,不进去的。”
“嗯!”
灵鸠长老点点头,有眯着眼仁,分别朝我和陈玄一身上扫过,抿着黑紫色的嘴角,嘿嘿笑,“这两位朋友,倒是陌生得很,莫非也是六扇门的后起之秀?”
超凡大衛 吃瓜子群眾
被他点到名字,我和陈玄一赶紧上前拱手,“见过前辈,我们并不是宗教局的人,还请您不要误会。”
接着,我俩自报家门,而灵鸠长老在听完之后,倒也显得十分淡定,只是不咸不淡地点点头,“原来是林老魔的孙子,还有沧海真人的徒弟,也亲自来我这里做客,真是折煞老夫了。”
他嘴上说得很客气,然而那张不满麻子的阴鹫老脸,却仍旧带着几分漠然的表情。
很显然,我们的突然到访,似乎并不能让这位隐居世俗的崂山长老满意,看向我们的眼神也带着一些戒备和狐疑。
我和陈玄一都挺不解的,碍于对方脾气古怪,只好按捺着,没有多开口。
而张松则忙不迭地捧出那面铜镜,递交到灵鸠长老手中,躬身道,“师叔,弟子这次来,是为了这面铜镜。”
“哦?”
灵鸠长老不动声色,低头,在这铜镜表面淡淡瞥了一眼,翻着灰黄的眼仁道,“这面铜镜不错,能够凝聚出如此煞气,想必其主人没少花费心思。”
张松低头道,“功夫倒是没少花,可惜都是些害人的伎俩,弟子这次前来,是想请师叔出马,将困在这铜镜里的诸多生魂,一一解救出来。”
灵鸠长老眼皮一挑,说为何要这么做?这煞镜已经快要融魂了,更进一步,就能将它熔炼成一件非凡的冥器,若是直接解开上面的布置,将困在里面的生魂全都释放出来,镜灵一散,这铜镜可就成了一堆废铁。
张松禀告道,“可是被困在里面的生魂,大多是没有过错的无辜者,我们修道之人,碰上这种不平事,自当出手管一管才是,这灵境固然可贵,可是它的主人,行事风格却未免太毒辣了!”
我们原本以为,当张松讲完这番话之后,会引来灵鸠长老的同仇敌忾,谁知这老头只是咧开嘴唇,嘿嘿的一阵阴笑,将那对浑浊的眼球定格在张松脸上,语气森然道,“听你这口气,是要以下犯上,赶来这里找不自在咯?”
“嗯?”
不仅我们没料到,就连张松听完这番话,表情也是一懵,忙不迭反问道,“师叔何出此言?”
灵柩长老依旧面无表情,“嘿嘿,你莫非不知道,这铜镜表面的阴煞符纹,其实是出自于老夫之手?”
什么?
这话一脱口,顿时我们全都愣住了。
前夫,拜拜!
张松直接张大嘴,沉默半天才说道,“师叔,这邪镜居然是出自你的手笔?”
“自然是!”灵鸠长老手快,一把将那铜镜抓过去,放在手中细细摩挲,仿佛很享受自己这件杰作似的,咧着嘴嘿嘿一笑,“这灵境,原本也是老夫交给那女人,让她替我完成熔炼的,如今生魂已经聚集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拿回来了,嘿嘿……”
张松则脸色一变,大呼“不可”,他指着那面灵境,对灵鸠长老厉声道,“师叔,我没料到,这东西居然是出自你的手笔,你为什么要制作这害人的邪镜?难道你不清楚,要想熔炼邪器,就必须献祭49个生魂,制造无数杀孽吗?”
他说得严厉,顿时引来灵鸠长老的不满。
星域
对方轻抬眼皮,在张松脸上淡淡扫过一眼,忽然呵呵一笑道,“好……好得很,当年的崂山小徒,现在羽翼丰满了,长本事了,居然反过来教训起我这当师叔的,好得很!”
水晶红绳 天空之鳐
张松一愣,急忙拱手说不敢,又指着那灵境,十分诚恳地规劝道,“师叔,这种熔炼邪器的法子,实在过于阴毒,不是弟子要跟您过不去,而是职责所在,不能不管,烦请师叔将上面的布置除去吧,让我带回这些受害者的生魂,也算对社会有个交代。”
“我若是不肯呢?”
善恶决
灵鸠长老将老脸一抖,沉下脸,抖落着满脸的褶子老肉说,“你是不是就不再尊敬我这个师叔了?”
“师叔……”
张松咽了口唾沫,还没有彻底从震惊中醒过神来,一脸难以置信道,“这东西伤天害理,就算我没有职责在身,也不可能容忍它被熔炼成功,还有,帮你收集这49道生魂的,竟然是魔教的人,弟子想请问师叔你,是否已经跟这些魔教妖人有染?”
“你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
灵鸠长老的脸色愈发森怖,盯着张松那双不自在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张松,这是你一个二代弟子,在面对宗门长老时,应该拿出来的态度吗?”
张松眼皮一颤,脸上闪过些许迟疑,末了,仍旧摇头,强咬着牙道,“师叔恕罪,弟子现在不单单只是崂山二代弟子,更是宗教局办事人员,您干的事,实在太损阴德,我想,就算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也会跟我一样,劝您仅早收手。”
“哦,现在又抬出你师父来压我了。”
灵鸠长老依然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一抬眼皮,眼中有着森然的冷意在凝结,“如果我告诉你,老夫早已经和光复会有染,也没有打算收手,你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