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pkm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223章 許一門親看書-htoyw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在屋顶的位置,“砰”的一声,屋顶被打破,瓦片哗啦啦坠落,一人飞身而下,将倪鸿博的剑挑了开去。
倪鸿博并不意外,踉跄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他看着清风笑着开口:“二皇子安排的影卫,武功一定很高,今天就让我好好的领教领教!”
倪月霜担忧的看着倪鸿博:“大哥,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你不要为了我伤着了自己!”
但倪鸿博根本没搭理倪月霜,倪月霜站在一旁很是着急。
倪月杉看着清风提示:“点到为止!”
当初清风与邹阳曜动手都不在下风,这个倪鸿博根本打不过邹阳曜的,所以倪鸿博根本就不是清风的对手。
“明白!”
清风冷眼看着倪鸿博:“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收手!”
倪鸿博轻蔑的看着清风,即便知道清风的武功本事,却根本不在意!
倪月杉心里有一丝疑惑,为何倪鸿博让人将房门关起来,只是单纯与清风打斗?
他想干什么?
倪月杉看向青蝶:“将倪月霜拖出去。”
青蝶明白,朝倪月霜走去。
倪月霜发现青蝶走来,戒备的后退:“你想干什么?”
青蝶鄙夷的看着她:“二小姐,我活了这么大年纪,还从未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你,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样嘲讽我!”
她怒瞪着青蝶,步步后退。
青蝶嗤笑一声:“二小姐,咱们不玩捉迷藏,乖乖跟我出去吧!”
她伸手,抓住倪月霜的肩膀,拖着往外走去。
倪月霜放声大叫:“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没有礼数的贱婢!我可是相府小姐,你这个贱婢!”
她被拖着往外走,青蝶皱着眉,真吵。
“大哥,救我!”
倪月霜大喊一声,有些着急。
倪月杉转身去打房门,房门在外被人紧紧的抓住,倪月杉打开一条缝隙,又被人给关上了。
倪月杉觉得奇怪,为何要这样做?将人全部关在房间内,而下人明知道倪鸿博打不过,却不进来帮忙。
这是明知受伤的会是他自己,却还是为之。
巫女的时空旅行 弹剑听禅
他这是在设计呢?
倪月杉眯起眼睛,开口:“清风,快撤!”
倪鸿博鄙夷看了倪月杉一眼,想脱身?门都没有!
他眼里闪过一抹鄙夷,在衣袖中滑出一把匕首!
没有人知晓他想干什么,他手中拿着匕首,朝自己狠狠刺去。
倪月杉皱着眉,自残?
倪月霜惊呼一声:“大哥!”
她挣脱开青蝶的桎梏,朝着倪鸿博飞快跑去。
倪鸿博腹部中刀,朝地上倒下。
他看向倪月霜,痛苦的提示:“告诉爹,倪月杉为了赶你走,与我起了争执,伤了我!”
萬古劍魁 半壁江山
他额头有细密的汗水流下很是痛苦,他在强撑一口气,因为流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倪月霜惊慌大喊:“大哥,你醒一醒!千万不要有事!”
在门外侯着的下人此时破门而入,看见倪鸿博倒在地上,神色一变,大声喊着:“不好了,不好了,少爷被刺伤了,快叫大夫,通知老爷!”
果然,有问题,苦肉计!
为了留在京城,值得?
倪月杉轻哼一声,对清风道:“回去吧。”
然后她看向倪月霜,勾唇:“啧啧,兄妹俩玩这么大的苦肉计,就不害怕真的死了?”
倪月杉满脸鄙夷,她走到倪月霜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件事情传扬开去,我爹或许会中计呢,既然如此,我还真没有道理放过你们。”
倪月霜瞪大了眼睛,有些惊呆的看着倪月杉:“你,你想干什么?”
倪月杉一声轻笑,揪着她的衣领,将二人的距离拉近,“自然是坐实苦肉计!”
她果断的扇出一巴掌,打在倪月霜脸上,扇的倪月霜双眼冒金星。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倪月杉再次一巴掌呼出,扇的倪月霜尖叫一声,发髻散乱开去,脸偏向一边,嘴角流出鲜血。
麒王妃 幽魅雅妖
她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为何倪月杉不按常理出牌?
此时她不应该害怕,惊慌?逃跑?
“这么喜欢留在京城?嗯?是不是想嫁个好人家?”
倪月杉扯起她的头发,抓着她,往地上狠狠砸去,砰的一声响,磕在地上。
外面的下人惊呆了,上前阻止?不,他们不敢!
倪月杉鄙夷的松开手,倪月霜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显然是砸晕了。
青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倪月杉够狠!
倪月杉吹了吹手掌心中扯掉的缕缕黑发,黑发落在地上,她轻蔑的看了倪月霜一眼,朝外走去。
青蝶赶紧跟上。
下人们瑟缩在房门前,不敢阻拦。
他们按照倪鸿博的命令办事,但没有想到倪月杉不见慌乱,反而大打出手……
很快大夫请来了,倪高飞也到了。
倪月杉离开后,青蝶跟在倪月杉的身后,有些担忧的说:“大小姐,奴婢要不要去请二皇子啊?”
“不用,家宅中的事情,请他做甚。”
倪月杉相信倪高飞是个公平公正的人!
“可是这次,小姐你好像坐实罪证了!”
“咱不怕,还没到问罪的时候呢,她那么不愿意离开京城,定然是想留在京城将来嫁个好人家。”
“名声受损的她,如今额头磕破,以后定然有伤疤,我看她还怎么张狂,觉得自己有资本!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倪月杉这么有恃无恐,让青蝶不知道说什么好……
倪鸿博和倪月霜,先醒来的是倪月霜,她疼的龇牙咧嘴,坐了起来。
穿越珍妃傳
旁边的下人赶紧询问:“二小姐你感觉如何了?”
倪月霜虚弱的扶着额头:“头很疼,很晕……大哥呢?”
她何止是额头疼,整张脸,还有头皮都疼!
疼的她想哭,咆哮大哭!
她质问:“我爹呢?来看过我没有?”
“来过,最后去见了大少爷,现在正守在大少爷身边。”
“扶着我,去看看大哥……”
她伸出手,丫鬟上前搀扶。
倪鸿博房间内,大夫检查完伤口,回禀:“伤的有点深,幸好没有伤到要害,否则就危险了!”
“那什么时候能醒呢?”
“这个要看大少爷的身体状况,多则几天,少则今天就能醒,老夫去开方子了!”
倪高飞赶紧让下人带着大夫离开。
倪高飞看了一眼床榻的位置,又看了一眼门外,最后走了出去,质问下人:“说,究竟怎么一回事?”
下人瑟缩着跪了下去:“是,是大小姐!”
倪高飞闭了闭眼:“月霜的伤也是大小姐所为?”
“回老爷,是的!”
倪高飞叹了一声:“好好守着少爷,等他醒过来,叫我!”
“是!”
倪高飞叹息着离开。
倪月杉留在相府哪里都没有去,就等着倪高飞唤她,只是左等右等,也没人过来传她。
倪月杉有些郁闷的趴在桌子上,青蝶站在一旁,“小姐,该用晚膳了。”
“行,传膳吧。”
晚膳端了上来,倪月杉慢悠悠的吃完,依旧没人传她。
“给我准备热水吧,我要洗澡睡觉了。”
只是,此时任梅走了过来:“大小姐,夫人传你过去。”
“知道了。”倪月杉站了起来。
朱翠阁内。
倪月杉朝床幔方向恭敬行礼。
“见过娘。”
“我一觉醒来,听说你伤了他们兄妹?”
苗媛质问的声音传出,她开始咳嗽了起来。
争仙
倪月杉有些心疼:“娘,你别操心,不过是互斗而已,大哥当初伤了你,一样还活着,更何况,这次刀也是他自己捅的。”
苗媛咳嗽了好一会才停下,她质问道:“那你二妹的伤呢?”
倪月杉有些尴尬的低垂下头:“因为她……和倪鸿博要演苦肉计,我脾气上来了,所以动手打了人。”
“与其让爹白白降罪于我,那我还不如让自己不要那么冤呢……”
床幔被掀开,露出苗媛那张白到无一点瑕疵的脸。
“跪下!”
一声呵斥,倪月杉没犹豫,朝着地上跪去。
苗媛下了床,倪月杉赶紧说:“娘,你不要因为我,气坏了身子!”
苗媛冷哼一声:“真是大胆!”
然后她叹息一声,看向一旁:“老爷,出来吧!”
倪月杉愕然,倪高飞在?
在倪月杉惊讶的目光中,倪高飞从旁边帷幔后,缓步走出。
苗媛由下人扶着站了起来:“老爷可听的清楚,大公子的伤绝非月杉伤的,只有月霜才是!”
二人的伤势,倪高飞都看过,倪月霜只是一些皮外伤,但倪月杉因为倪鸿博的陷害,迁怒倪月霜,将倪月霜打了一顿,倪月杉也是让人意外。
倪月杉还想着,这件事情需要好好的与倪高飞解释一番呢,没想到苗媛这么为她着想,这就将她的危机给化除了。
倪月杉感激苗媛,之后看向倪高飞:“爹,我没有伤害大哥,但倪月霜,月杉承认!”
倪高飞神色复杂:“虽然田姨娘走了,可你们兄妹三人依旧无法做到和睦相处,究竟是为何,让你们这般互相不待见?”
倪月杉沉默的低垂下头:“或许因为我是嫡女吧!”
倪月霜可以和倪莹莹相处好好的,却唯独不能与她。
足以说明,因为她是嫡女,无关其他。
一旁的苗媛咳嗽着开口:“既然月霜不愿意去乡下,那我们就不要逼她去乡下了,给她许一门亲,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