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zg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690章 一下就捅破了天(+2/19更)熱推-8qep0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第一阶段女娲OS3.0的谈论到此宣告结束。
惊掉了一地眼珠子。
少量花钱买票与会的正经开发人员顿觉没白来。
受邀前来的许许多多人也颇觉此行不虚。
最急的是媒体。
因为有官方网络直播的缘故,并不允许媒体进行第三方视频直播。
这么多消息,快门都要按废了。
六神传记 疯神物语
阳光透过窗台洒落几束进来。
茶烟袅袅,气氛和谐。
迎着蒋庄探究的目光,方年笑着回道:“请教不敢当,不才成立前沿。”
闻言,蒋庄面色和善道:“我听闻当康有一位姓方的创始人,曾多次被当康高层提起,不知与方总是何关系。”
见状,方年连连谦虚道:“蒋校长明察,在当康成立上做了些微不足道的工作。”
蒋庄感叹道:“原来如此,方总真是年少有为,成立当康这家资产过百亿的巨型企业,现在又成立了前沿这样一家很有意思的公司……”
说到这里,蒋庄略作停顿,面色变得和蔼起来:“直觉看起来方总年纪好似不大。”
尽管方年特地换上了衬衣西裤,起码有85%的正式。
但身体上的年轻依旧通过每一个毛孔向外表达。
方年面露赧然:“不敢瞒蒋校长,我还在本科阶段求学。”
“本科?!”蒋庄怔住。
好片刻后,蒋庄才赞叹道:“果真是年少有为。”
“不知方总在哪所大学就读?”
“复旦。”
“……”
通过交流,蒋庄了解到方年跟关秋荷的更多身份信息,算是正式的初步认识。
方年之所以特地请关秋荷在端午节当天上新闻露脸。
之所以把关秋荷请过来。
萌妻入懷 軒冰冰冰
都是因为他这张嫩脸,以及从浑身上下每个细胞散发出的年轻。
————
因为正常情况下,必须费点功夫才能让在部分领域有权威的陌生人相信。
紅袍 死亡軍刀
比如通过官方渠道证明等等。
向来会提前准备的方年没有遗漏这一点。
关秋荷的一次露脸,让这些所有的周折变得简单。
在这个交流过程中,方年也见到了身为知名学府的副校长,蒋庄身上自然而然的文雅气质。
噬血王姬
说话温吞,不带丝毫锋芒。
身上有那种21世纪知识分子的味道。
…………
对方年一行人的来意,蒋庄自然是清楚的,但却没有直接进入正题,而是兴致勃勃的聊起了前沿社团。
蒋庄放下茶杯,一脸微笑的看着方年:“不知方总是因为什么缘由建设的社团。”
“据我了解的一些信息,5月初申城世博会开幕不久,前沿社团就曾登过报纸新闻;
有记者发现整个世博园区里有一股以胸章标有前沿社团的大学生志愿者;
其次是最近陆薇语同学在长安各大高校之间发展前沿社团,我想,前沿社团实际覆盖范围应该不小了吧?”
闻言,方年坦诚回答:“目前一共有22个正式的大学社团。
血海圖誌 風若曦
正在落实中的数量更多一些,规划上是约莫覆盖到五六十所大学。
不瞒蒋校,我们前沿希望前沿社团能在中国每一所重点大学落地开花。”
听完方年的解释,蒋庄笑问:“方总还是没有回答我最初的问题,因为什么缘由?”
方年念头一动,朝关秋荷做了个手势,微笑道:“这个问题应该请关总来回答。”
“哦?”蒋庄明白过来。
关秋荷也不多犹豫,轻轻一笑:“有多个方面。
比如为前沿公司储备人才,为大学生提供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体验;
让一些大学生有机会实现梦想,让一部分大学生坚持理想。”
听罢,蒋庄沉吟片刻,面色和善道。
“从我的了解来看,前沿社团有在根据我校浓厚的理工科研究型特色吸收成员;
并且切实提供了一些帮助和机会;
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跟陆薇语同学商量名字的原因;
我是很支持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合理锻炼自己,前沿社团的形式很不错。”
说着,蒋庄望向关秋荷,道:“对关总来说,目前西交大的前沿社团属于你界定的哪种性质。”
关秋荷略一沉吟,笑道:“其实都算,西交大前沿社团是在发展方向上探索得最理想的。”
蒋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接着笑眯眯地道:“一般的大学社团都会止步于本科阶段;
但我校的前沿社团成员已有硕博阶段的学生,我比较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加入?”
闻言,关秋荷做了个手势:“这个问题应该请陆女士来回答。”
陆薇语顺势接过话头,一五一十的解释。
“蒋校长,我校前沿社团主要是尽力探索创新技术型研究,从一开始就确定要吸收硕士、博士阶段的学生加入;
因为这个阶段的学生在研究上其实更需要外界的合理帮助。
前沿社团借助背后前沿公司的力量,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平台,所以硕博阶段的学长学姐们也愿意加入社团。”
“……”
进展远比方年预想中的最慢速度,还要缓慢许多。
半个上午的时间都耗在了蒋庄对方年,对前沿,对前沿社团的好奇上。
借着方年等人上门拜访的机会,蒋庄很迫切的希望知道,西交大前沿社团到底是怎么发展的?
是怎么可以覆盖西交大从本科到博士所有阶段的学生?
前沿又为什么在不计成本的投入建设大学社团?
有什么样的图谋?
这样一个不载歌载舞,也没搞实践噱头的社团是如何演变成纯粹的学术型讨论组织?
是怎么把想法付诸行动的?
除了这些基本信息外;
異世征戰路
蒋庄还好奇许多事情。
为什么偏偏是叫前沿这个名字的社团会针对性吸收来自物理学、化学、材料科学、生物学、基础医学的学生。
更为关键的是,蒋庄已经了解到,前沿公司并未额外干涉社团发展。
比如没有给社团成员实验任务,榨取在校学生的劳动力。
几乎可以说前沿公司只做了一件事情。
砸钱支持社团成员自主创新研究。
虽然投入的资金并不是大手笔,但毫无回报可言。
蒋庄好奇这些问题的根源,来源于西交大在一些因素下,想要发展一个前沿命名的科学院。
学校将这件事情交给了他。
偏偏陆薇语在西交大成立的前沿社团发展如火如荼,声势浩大。
蒋庄不小心一了解。
发现这个社团做了很多学校才提出来构想的科学院以后会做的事情。
而且按照规划,这个科学院会有的天然学生队伍,被前沿社团拉走了一大半多……
察觉到蒋庄对前沿社团的浓厚兴趣后,方年便不动声色将自己摘了出来。
将所有问题交给关秋荷、陆薇语、温叶来应付。
他自己则充当起观众。
首先,方年尝试站到蒋庄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
很轻松理解了蒋庄他为什么如此好奇这里面的细节。
从方年已知的信息来说,西交大想要筹建的这个机构,就是前沿社团的完全升级版。
其次,方年站在一个完全客观的旁观角度上。
意识到了一个比较不太理想的问题。
从蒋庄的言辞中,方年恍惚间感觉到了西交大行政效率的低下。
这对前沿,尤其是对现在时间很宝贵的方年来说,是一个很不理想的信息点。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愈发清晰明显。
…………
足足给自己续了三次茶水后,蒋庄终于不紧不慢地提起了正事。
“是这样,我对前沿社团以及前沿公司的好奇,来源于我校和相关领导单位的一份规划;
我校规划准备邀请部分知名学者、教授组建一个新的机构,大概是以一种‘学术特区’的形式建立。
根据规划文件,将命名为前沿科学技术研究院,简称‘前沿院’。”①
蒋庄娓娓道来。
“这个研究员在规划上将组建一系列研究中心,招聘教师、招收学生、制定学生培养方案,初期筹备工作由我牵头;
这个时候,我校的前沿社团已经很有名气,且有口皆碑。
最初,我的想法是希望前沿社团可以更名,在知道前沿社团背后有前沿公司后,就有有了方总、关总的到来。”
蒋庄终于原原本本介绍了事情的起因经过。
让包括陆薇语在内的方年一行总算知道了背后的事情。
说完这些后,蒋庄略作停顿,和善道:“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前沿社团把我校想要筹建的前沿院的一部分事情给做了。
所以,我想知道几位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蒋庄的话语落下后,方年略一沉吟,主动接过话头,言辞恳切但直接道。
“不瞒蒋校,早在陆女士跟前沿汇报以后,我就决定来当面跟蒋校沟通。
希望能有机会参与到贵校前沿院的建设中去;
西交大前沿社团的发展很出乎我们的预料,这是我们非常期待的结果,我们希望将这样一个类型的社团再往前推进一步。”
稍顿,方年平静道:“根据陆女士提供的简单信息,我们进行了仔细分析研究。
西交大要规划筹建的这个叫做前沿的科学技术院,正是我们最期待的发展;
并且,我们研究认为在西交大完全可以借此建设出一个特色鲜明的理科交叉学科研究机构;
國民老公牽回家
涵盖工程学、力学、物理学、化学、化学工程、材料科学、生物学与生物化学、数学、计算科学、神经科学和行为科学;
甚至包括药理学和毒理学、地球科学、分子生物与遗传学、环境科学与生态学等在内。
贵校在这些学科上有着丰富的学术资源,可以更好的整合利用,给师生提供更好的平台。”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蒋庄久久未语。
这个年轻的、还在本科阶段求学的学生,从进了办公室后言语不多。
这一开口的言谈,立马给了蒋庄一种难以想象的远见感。
蒋庄很清楚,前沿院这个规划现在都还在纸面上,他也没跟陆薇语说具体。
但从方年的话语里,蒋庄很清楚前沿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度,分析研究是如此之深入。
入骨相思终成毒 喵小姐.
构想是如此长远。
良久,蒋庄才缓缓开口:“既然方总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妨说明白些。”
清了清嗓子,蒋庄和气地说了下去:“根据我校同各方沟通,将邀请一位目前在美利坚的博士回国组建‘前沿院’。
中长期规划建设11、12个研究中心,涵盖物理学、化学、化学工程与技术、材料科学与工程、生物医学工程、生物学等一级学科。”
“更具体的说,会在材料领域会建设多学科材料研究中心和微观组织科学中心;
和灶台有关的幸福日子
在物理领域会建设材料物理中心、绿色能源化学实验室。
化学领域建设应用化学研究中心、材料化学研究中心、有机化学研究中心;
生物领域建设生物工程与再生医学研究中心、神经和疾病研究中心、线粒体生物医学中心等。”
说到这里,蒋庄看了眼方年。
“从这个层面来讲,我校的规划远比不上方总你所说的那么庞大,原因很简单,资金有限。”
“……”
方年余光微动,瞄了眼关秋荷。
很快,关秋荷便微微笑着接过话头:“不知贵校是否愿意在筹建前沿院上接受方总提议的企校共建模式?”
“高校与企业之间的合作一向紧密,这种模式并不特殊,西交大也不是例外。”蒋庄如是回答。
明明可以很简单,却偏偏绕了一圈云里雾里的圈子。
方年心中叹了口气,道了声果然如此。
他能听明白。
这个事情蒋庄暂时做不了主,但蒋庄可以代为转达前沿公司的建议诉求。
关秋荷自然也能听明白。
于是她望向方年,两人眼神有片刻交汇。
未几,关秋荷心中了然,笑着开口。
“蒋校,还请您代为转达我们前沿的诚意,前沿愿意出资1亿来协助西交大建设前沿院,以覆盖更多的基础学科。
发展模式将大体参照西交大前沿社团的形式。”
稍顿,关秋荷补充道:“当然,前沿会有一些优先合作需求,也希望前沿院在‘前沿’两个字后面添加注册商标。”
“……”
大神,饒了我吧 幻蔚陵
原定的1.5亿,临时改成了1亿,留下部分缓和空间。
蒋庄亲自将方年一行人送出行政楼。
临分别前,蒋庄说了句:“我会尽快将前沿公司的意见反馈给校方,有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非常感谢前沿对我校的青睐与重视。”
“……”
蒋庄亲自将方年一行人送出行政楼。
临分别前,蒋庄说了句:“我会尽快将前沿公司的意见反馈给校方,有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非常感谢前沿对我校的青睐与重视。”
“……”
蒋庄亲自将方年一行人送出行政楼。
临分别前,蒋庄说了句:“我会尽快将前沿公司的意见反馈给校方,有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